千世蜉蝣

undertale三周年快乐!今天也是卡卡西生日!感觉好日子都赶一块了,然而咸鱼的我一张贺图都没画orz

看腿痛结果查出了腰间盘轻微突出,L5-S1局限性后方突出,相应硬囊膜受压,今天出门做个十几分钟的车都觉得腰。回家躺床上宛如咸鱼。光明正大不画画。感觉可以翘波军训。

在肯德基坐了一下午,想了一下午,记录了感受,把它扔下,望能彻底放下。觉得自己可以刚。

    lofter上第一百个文章纪念,虽然大部分发的都是自己的牢骚话哈哈哈哈哈。想搞一波大事,本来是想画另一副的,但重新画背景时发现意外的像个图案,就涂涂改改画了这副。可以说是十分心水的了。
    画画现在还在摸索阶段,大概有了大方向,但离实现接近还差的远。第二张是直接从电脑上导到手机上没有任何调整的颜色,可能是辣鸡屏幕的关系吧,手机上显示的颜色比电脑上要浅很多。但效果自我感觉还不错。
    本来是只画了有花的那一张,但觉得有些突兀,去掉后,又觉得太空,联想到初次版本,就想着不如让它成为一个小故事那样的感觉吧。蓝色守护人呵护培养着这个空间里的一切,将自己的所见所闻,自己对这世间的看法倾注给橙色小人,橙色小人虽还未醒来,但却慢慢有了自我意识,想要颗心,最终能结出心的植物生长,结果,当果实中蓝色的心成熟,颜色全变为红色的那一刻,就是橙色小人迎来新生的时候。

记录

     几个月后,重新下回王者了,但打的贼菜,除了玩大乔外全程梦游操作。
    今天跟朋友在家一起打王者时发现自己一打游戏就会变成话唠。虽然讲话依旧会磕巴,但能情绪高涨地一直说个不停。我觉得重新打游戏还是很好的。变成了佛系玩家,真的感觉输赢都不重要了,能和人一起打游戏是最好的了。希望可以玩五法天女皮一下。

    梦到在多年之后,雄英的学生们闻名天下。媒体专门请了前十的英雄来参加一个节目,想让他们说说各自设计战斗服的灵感来源,并希望邀请引导他们的人。采访到出久时,他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,看到记者到来,笑着说,他装备的灵感来源于欧尔麦特。节目中出久展示了欧尔麦特的一本黑皮笔记本。
    我得到消息,欧尔麦特的后人在一个地方向一直以来喜欢支持他的人们道谢,并展示了他的一些东西。我到了那里,我拿到了些欧尔麦特的周边,并且看到了他的一本黑皮日记本。我打开它,看到第一页他写的话我就哭了,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所以先通过写日记的方式,记录他孩子的成长及生活中的琐事,来让他的孩子了解他,想让他的孩子知道自己深爱着ta。我流着泪询问可否让我拍下内容,仔细会看影响后面人的观看。同意后我刚拍好一张,想看看文字拍的是否清晰时就醒了。

离别

    今天卸了游戏,卸完就舍不得了,想起还没跟胡铁花道别。就觉得有些难受,本来想写退游但舍不得虐。就写了离别。
    渣文笔预警。

    这天,少女与往常一样来到深夜酒馆,四处张望,找到了坐在角落里喝得有点微醺的胡铁花,径直穿过吵吵嚷嚷的人群,坐到了他的对面,同往常一样,拿起桌上的酒壶,倒到碟子里。这次她一饮而尽。
    “小丫头,你这次来晚了,胡爷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啊。”胡铁花拿起酒壶,又给你倒了满满当当的一大碟酒,“丫头,你可要自罚两杯。”
    少女低头看着酒中的倒影,良久,“好,喝!”说完便将酒一饮而尽,又重新自己倒满,喝了一杯,又一杯。
    “嘿!你这丫头,这次怎么喝这么快,给我留点!”胡铁花看着她几杯下肚,急了,一把抢过你手里的酒壶。
       “还好,还好,还剩一口。”说完胡铁花就举着酒壶将酒喝尽。
    你看着胡铁花不语,想说什么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    “丫头,你怎么了,怎么今天一句话也不说?”胡铁花喝完放下酒壶,转过头奇怪地看向她,对上了她的双眸。少女微皱着眉头。
    “我……”刚说出一个字,你就哽咽了,泪水模糊了视线,喉咙发痛。
    胡铁花看你眼睛红了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心里一惊,酒都醒了。
    “嘿!丫头,你,你别哭嗷,胡爷我最见不得女生流泪了,你受什么委屈了,告诉胡爷我,我帮你讨回公道!是不是城口那卖西瓜的又讹你了?还是前几日遇到那个乱讨债的武当又欺负你了?胡爷我别的不说,这武功可不是盖的,帮你收拾那些家伙——轻而易举!”
    听到胡铁花的话,少女破涕为笑。
    “其实……我要回华山了。大概几个月内……或者一年内,是不会出山了。”少女晃动着碟中所剩不多的酒。酒中的原本清晰的倒影被晃得模糊。少女抬起头看向胡铁花。
   胡铁花听到少女所说的一番话后就懵住了,他未曾想过他最好的酒友之一会离开他,他也未曾想过少女始终是属于华山的,她只是众多下山历练,顺便替门派赚钱的华山弟子之一。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,也对,丫头下山的时间久了,也该回去了。”胡铁花眸子暗了暗,问小二又要了壶杯莫停,“来,丫头,这壶我请,咱们今天,不醉不归。”
    胡铁花给自己满上酒,又给少女满上,少女想到他们初次在酒馆相遇喝酒的情形,不由露出了笑颜。
    “好,不醉,不归!”
    喝到最后,少女先醉倒在桌上,胡铁花看少女趴在桌上后,就停止了喝酒,向小二讨了壶醒酒茶,将少女抱回她自己的闺房中,把茶放到桌子上,立了良久。最终替少女重新盖好被子,转身离去。对着明月喝了半宿,醉了半宿。
    胡铁花最终也未给少女送别。
    少女寻到了喝的烂醉的胡铁花,却怎么也叫不醒他,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,让楚留香将他领回去。带着壶杯莫停回到了寒冷无比的华山。

人生到底是什么呢,对人和事的感觉越来越模糊不清了。依旧不想去毕业典礼,会出什么事的感觉。但不去的话,感觉更奇怪啊。

记录

醒来后就睡不着了,左脚脚趾痛,不管过了多久左脚总会有地方痛或是有异样感,胃不舒服,想吐。今天要去学校交表,顺便跟朋友出去玩……表里有个自我鉴定,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写,想想那过去的三年里,有两年是我恶心的不想去回忆的。想动笔写,但只会想到许多不想回忆的事。
还是不想去毕业典礼,但说好了去,鸽了良心上过不去。自从知道有毕业典礼这件事后整个人就不安了起来,说实话毕业典礼跟我一点关系,毕竟我提前一年就走了。